首 页ag网投|平台亚游ag8官方网站|优惠ag官网地址|官方网站图片长廊书画作品文艺刊物文艺演出文艺评奖理论评论协 会人 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

项东升

时间:2018-12-12 14:50:06  来源:  作者:陈芹、靳军

           项东升原名项旭,1935年1月9日出生于安徽省肥东县梁园镇。2018年11月8日在全椒因病逝世。

   项东升先生自小从习私塾,家学渊源,此为后来作为国学大师打下了深厚的文化基础。项东升先生的人生经历丰富而又坎坷。
   1993年退休后,项东升先生一直是退而不休,继续为传承传统文化而孜孜不倦的无偿奉献着。他先后创建了奎光书院并任院长,后主导创建全椒县诗词楹联学会并担任顾问,长期无偿给全椒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们以及来自全省各地甚至海内外的古典诗词爱好者讲学。
   作为一位中华文化的传承者和诗人,项东升先生还笔耕不辍,他主笔撰写了学术巨着《吴敬梓集系年校注》,诗词联《半味斋集》,参与修订《全椒县志》,主导编辑《全椒诗词》,着有《憨山大师自序年谱实录全译》、《憨山大师和他的梦游诗》等,其学术价值远播海内外。                                        

          项东升先生

         诗词对联作品小集

奎光楼联

2013年)

 

昔人已去,遗址尚存,我辈复升阶,南岳曾文堆锦绣;

一水空呈,双峰弗见,他山宜借石,西门必不俟澄清。

 

吴敬梓故居联

2013年)

 

(一)

讽世秉公心,只三寸柔毫,别开生面;

置园还旧貌,凭一弯秋水,宛现佳人。

 

(二)

之子擅奇文,词曲亦追姜白石;

此间多胜景,风光不减瘦西湖。

 

贺橹楼联

2014-2)

 

百舰下金陵,想当年洛阳才将,治橹于兹,指顾三吴收袖里;

一轮临玉宇,看今夕椒邑士民,走桥不息,相期四海尽灯中。

 

全椒中学新春门联

2015-02)

 

发端于鼎革之初,吴头楚尾,开一代新风,云蒸霞蔚;

光大自迁移而后,水北山南,换百年旧貌,柳暗花明。

 

项老所拟安徽省诗词学会三十周年庆典对联

2015-10)

 

明月高悬,任百袷无踪,锦袍不返;

大江东去,看前波未灭,后浪已生。

 

安庆市诗人节吟诵会志贺

2018-06)

 

诗国仰三闾,真日月高悬,长存浩气;

江城张一帜,恰邦家崛起,合取精华。

狱中答宏涛诗友

1978)

 

十日九风雨,泽中寂不喧。

有诗酬楚客,无梦到桃源。

丹凤遥天逸,乌鸢上苑骞。

年来多少事,未可对人言。

 

湖滨有见

1991)

 

圆圆落日,历历星洲。

青青山阜,袅袅烟浮。

森森翠柏,隐隐红楼。

粼粼白石,曲曲清流。

湛湛水面,叶叶轻舟。

依依杨柳,恰恰黄留。

弯弯眉妩,闪闪星眸。

亭亭玉立,西子湖头。

 

《儒林外史》人物杂咏选

1996)

 

  

场屋频年困相公,龙门跃过亦蒙蒙。

当朝不是唐天子,赚得英雄入彀中。

 

杜少卿

快士千秋见几曾,闲居一任鹤书征。

君看陌上行人里,谁猜功名不似鹰。

 

沈琼枝

酒肆人间已足夸,卖文况复只几家。

套中一个编修女,但把虫鱼遣岁华。

 

和孔凡章先生《丁丑迎新春·香港》原韵

1997)

 

海疆长霸早难期,属国寰中率揭旗。

在昔足称天字号,于今但把地球仪。

日非不落原应省,珠必能还岂用疑。

任以香江为马岛,一枰自与客闲棋。

 

  学 

2003)

 

为学由来似上楼,奇观高处不胜收。

椒陵自昔文风盛,智慧犹许取孔丘。

世相杂咏 

2005)

 

(其八)

今日贪狼动一窝,逢人不必问缘何。

但看一几文窗下,古砚微凹聚墨多。

 

(其十三)

材料此公果特殊,美人一见骨为酥。

党章党纪通忘却,软倒风前不可扶。

 

忆登安庆振风塔

2018-05)

 

吴楚分疆第一州,忆曾登塔纵双眸。

江天空碧秋无际,绝胜元龙百尺楼。

 

咏灵均  

用石翁韵(2018-06)

 

屈子邦之彦,遭逢殊可歌。

文章开辟少,樽俎折冲多。

怀抱惟兰若,冠裳是芰荷。

皭然泥不滓,姑射未能过。

 

如梦令 · 思

1954)

 

抛掷闲情已久,无奈相思依旧。明月斗牛间,清影偏临疏牖。回首,回首,又见灯如红豆。

 

鹧鸪天 · 环卫女工

2016)

 

一帚纵横秽尽收,朝朝巷尾到街头。

真同云汉来天使,不是哈雷莅地球。

三五夕,九零俦,周兹如入镜湖游。

分明时已临炎夏,竟道天凉好个秋。

    追  忆

 

我们极其敬重的全椒项东升先生,于古历戊戌立冬日,悄然与世诀别。

人生自古多磨难,赤子而今难更多。

先生命途多舛,年轻时就遭受不白之寃。由于志不可摧,十七年后走出牢狱,更是满腹经纶。重见当年的落井下石者,先生只是一笑了之。

先生视名利如无物,以箪食瓢饮为至乐,一如既往,潜心经典,终于着成传世之作《吴敬梓集系年校注》。

古稀过后,先生尤为古诗词传承生忧。一人而创奎光书院,效法孔圣,讲学授徒,十数年来,海内问学者以百计。

先生且嗜好京剧,研习梅程声腔入微,又自能操琴,偶放清喉,杳渺幽扬,虽名伶亦未可至。

寿尊九五的盛法先生道:既然哭着来,就当笑着去。

项东升先生当含笑九泉。

陆世全  敬识于2018.11.18

纪念项东升先生诗词、对联专辑

 

项老,您食言了!

作者◇陈芹

项老,您食言了,我很生气!

您答应过要活到120!

这个狗年才是一个轮回的开始

可是您,一个招呼都没打

就这么走了!

您太任性太调皮!

那边就那么好玩吗?

 

项老,您又好像没有食言

您老是威胁恫吓我们:

说不定哪天一觉睡醒

我就去阎王爷那报到啦!

现在你们可要对我好点

好烟来点好吃的来点

最重要的是好诗多来点!

项老,您这是一语成谶!

 

项老,您还是食言了!

您答应永远做我们的引路人

最少得撑到100岁

可是您,坚毅顽强地

独自支撑到天明

万般无奈地离开了

所有您爱的和爱您的

亲人、挚友、同道和学生!

您跟我们开了个天大玩笑!

您食言了,我很生气!

全椒◇刘德军

悲风冷雨失师长,历历酌饮落月光;

从此人间两陌路,恸到无声更断肠。

 

祭师父项东升先生

福建◇张永侠

长天寂寂,此去瑶池期静好;

冷月溶溶,惟留手迹慰温凉。

天长◇姚远

你辞老友,化羽登仙,回头一笑千般了;

我悼先生,以歌当哭,放眼四观万象空。

 

沉痛掉念当代夫子项东升先生

天长◇虞德刚

钦君有叫无泪誓将诗风传八皖;

哭尔永别初冬招来泪雨洒千秋。

 

悼项东升先生

天长◇夏锡生

东土文章惊四座;

升华德业播千秋。

 

滁阳◇山林行者

平生难掩狂狷性,蹈吴薛、继奎光、博古通今谐以庄,公为椒陵真名士;

至老不移赤子心,论经史、评词章、传承后学辅群英,师是滁水第一人。

 

挽项东升先生

全椒◇江文林

旭日东升照椒陵诸家学子;

大项无形道诗史文苑杂谈。

 

悼项东升先生

全椒◇江淮客

襄水悲歌,笔峰肃立,竟等闲走了真名士,莫道是几纸诗文,一园衰草;

坎坷半世,粉笔生涯,仍从容读尽人间书,可期乎蓬山铅椠,百代流芳。

悼恩师项东升先生

滁州◇李沅霖

熠熠云霄,孑孑日月,欲闻鹤梦苍柏下;

卓卓文彩,煦煦春风,每思仙踪白云间。

悼全椒文化名人项东升先生

全椒◇陶昊

笑貌音容犹在,斯人已逝;
诗文巨着流芳,风范绵长。

 

   

全椒◇张文富

旭日东升,歌咏襄水,一曲皮黄依依领父意;
灿星西坠,诗咏屏山,万言点教哀哀谢师恩。

 

敬挽项老东升先生

天长◇杨士明

访鹤发原有约,偏偏失期,未将论赋谈诗,岂不顿生后悔;

爱莲人怎难留,杳杳西归,想起光风霁月,自然倍觉怆神。

 

祭项东升先生联并序

全椒◇柴发华

项先生名旭,字东升,号半味斋主人。祖籍浚遒梁园,客居椒邑。喜文乐曲,擅填词作诗,坐西席廿年有余。暮年好交游且门生众多,遂创奎光书院。累年课经解诗赋,时有诙谐激荡狷介之态,六朝气韵犹存,淮南学士以其为宗,归之如流水。闲暇之余,其又皓首穷经,披寒沥冻,专注先贤吴敬梓学术研究,硕果繁枝,有《半味斋集》《吴敬梓集系年校注》行世。戊戌(2018)立冬日,溘然而逝,弟子服心丧者,皆感如风木之悲。

壬辰(2012)夏日,予年甫过不惑,幸识先生,虽齿坚发黑为语冰之夏虫,然项老人不弃,亦曾邀与讲经说道,麈尾清谈,从游甚欢,礼敬至极,忘年之谊萦怀。流年恍惚,白驹六载,不料先生归道山迅疾矣。时日,临窗面天,百感汹涌,匆促作成二联,挽悼项公,以表山颓木坏之心痛。

   

奎光楼上,曾经皓首先儒,挥麈释四书之义,清风长驻;

笔峰塔下,如今青衿后学,噙泪颂九皋之声,弦歌不断。

 

其二(集薛慰农联,稍改成句)

学推祭酒,携诸昆结文社诗坛,往迹难追,荆树摧残增冬雨;

名噪儒林,涵真意倡诗韵词律,遗型顿失,绛帐黯淡失春风。

 

哀悼恩师项老

天长◇盖玉芹

伤心一路雨,伴我到椒陵。

师爷今不在,泪倾到天明。

 

鹧鸪天◇祭师父项东升先生

福建◇张永侠

襄水悲风寂寂吟,恩师驾鹤绝乡音。

全椒自此花无色,闽地恒多泪满襟。

人痛切,月相侵,书斋半味念胡琴。

他年若许天堂会,再拜尊前把酒斟。

他年若许天堂会,再拜尊前把酒斟。

 

立冬日,悼项东升先生

滁州长山正德/李德新

这雨潇潇总不休,一天恰似泪长流。

惊闻诗国倾梁柱,陡落文星逝九州。

书院扬声曾在耳,奎光耀影满重楼。

今朝枉立初冬日,秋了如何了个愁。

注:全椒项东升老先生于今日上午11时与世长辞,享年85岁。

 

悼念项东升先生

合肥◇陆世全

古历戊戌九月三十日暮雨时分,惊闻项东升先生骤然谢世,哀悼不已,敬赋小诗略展悲怀。

霄际真师顾世尘,风悲落叶雨寒人。

淡交我识先生晚,尺素犹存手泽新。

 

戊戌立冬日哀悼项东升先生

滁州◇西涧舟横

寒雨滂沱伴泪倾,文星陨落意难平。

仙姿道骨南屏客,梅韵松风八皖情。

襄水涛涛腾鹤去,奎光熠熠照君行。

凌烟高阁添新座,李杜举樽儒雅迎。

 

   

天长◇云窗倦客

萧萧冷雨落初冬,传语先生忽驾龙。

八十余年世间戏,三千子弟典中逢。

牛栏未许俗青眼,诗国偶欣探鹤踪。

人不知公去含笑,分明回到玉霄峰。

 

忆故人次韵陆老《悼项东升先生》

滁州◇西涧舟横

潇潇寒雨浥埃尘,菊艳松青寄故人。

几度春风情恨晚,琅琊一别忆犹新。

 

悼全椒项东升先生

天长◇江海君

岁月甫立冬,惊闻登仙籍。

蔚蔚文章伯,熠熠连城璧。

独持一樽酒,酹此风雨夕。

欲与细论文,何处觅行迹。

 

沉痛悼念项东升先生

滁州◇梧月清影

凄云密布雨风吹,襄水屏山共放悲。

书院传薪声在耳,仙乡驾鹤泪萦眉。

一身正气凌天宇,半味京腔润翰词。

撰写人生真境界,鞠躬尽瘁奠丰碑。

注:项东升老先生着有《半味斋集》,闲时喜唱京剧。

 

悼念全椒项东升老师

滁州◇常山人

东雨润椒陵,三和国学兴。

儒风诗德在,后者自当凭。

注:三和馆是项东升老师传授国学场所之一。

 

悼项东升先生

合肥◇李正国

夫子笔如潮,慈祥椒水韶。

三生梅傲骨,一座月华雕。

挥义贤豪结,育人德放娇。

先生青不朽,高节皖东标。

 

悼念项东升老先生

定远◇半壁江山

冬临大地巨星休,寒风带雨伴泪流。

先生驾鹤西游去,学子悲歌憾儒州。

旭日东升情永驻,青云直上九霄楼。

文章半味千秋梦,笔墨全修百世愁。

 

忆恩师

滁州◇西涧幽兰

清风送暖绿如烟,初访尊师忆那年。

一路车窗开长卷,满怀平仄跃心田。

青衫耄耋风华逸,儒雅温和气自先。

正说早梅无赖极,我书春字出林前。

 

悼念项老

滁州◇若水幽梅

无缘谋面早闻名,怎奈匆匆驾鹤行。

今日文坛同悲泣,凄云冷雨倍哀情。

 

悼诗友东升

滁州◇楚紫/刘庭桂

入夜微信传来噩耗,惊愕莫名,凄然泪下。辗转反侧,终不成眠。乃挑灯书此,以寄哀思。

东升此去文星堕,诗苑凄然众友哀。

囹圄曾羁年少梦,襄河永唱杏坛魁。

红尘半味多辛辣,①雅士全心重敛财。

犹记笑谈恩怨事,②今宵伫望泪零腮!

注;2018-11-8午夜初草,凌晨修定

①项公有《半味斋集》行世。

②某年椒城初晤,东升笑言:刘项恩怨从此消。

 

临屏口占悼项老

宣城◇方霞

闻名已久惜难逢,却有哀音寄远踪。

吟苑萋萋多祭语,联坛寞寞动潸风。

诗情犹在人消逝,笔墨长存意未空。

我自遥觞长拜祭,愿君一路有惊鸿。

 

痛悼项东升老先生

合肥◇秋山闲草

南屏忍顾四茫茫,万木风中叶尽黄。

莫让片云催客泪,请教流水洗悲肠。

可怜浮世三千阙,难抵斯人一味香。

此去泉台休抱恨,有诗立在梦之央。

注:南屏,全椒县南屏山,位于县城襄河镇。

 

悼念全椒文儒项东升老先生

滁州◇呈子

未福聆听久仰名,忽闻驾鹤作西行。

三千弟子何须泪,半味文章尽是情。

冷雨萧萧歌杳杳,仙途熠熠梦萦萦。

瑶台此去应多慰,来继莘莘有后生。

 

悼全椒项东升老先生

明光◇王武亭

昔日椒陵堂上见,从容散淡血充盈。

长眉短发千秋雪,率性诙言二月莺。

目过佳文书码记,珠随狗嘴象牙生。

一年前事犹能忆,竟约西风与鹤行。

:先生属狗姓项,常自谑说狗嘴能生象牙。

 

悼项东升老先生

滁州◇陈书剑

冬鸿一掠传哀讯,椒陵大儒西天巡,

仁者慈父忘年友,思忆清音泪湿襟。

誉倾椒陵一先贤,儒风仙骨文曲星,

书着敬梓扬海外,满腹经伦通古今!

 

祭项老于立冬日

来安◇秋枫

寒路秋雨总不休,噩耗传来泪水流。

惊闻椒陵文星坠,情感环宇振九州。

昔日吟唱犹在耳,学子涌聚奎光楼。

立冬之际君西去,阴阳两隔千年愁。

 

悼全椒项东升先生

合肥◇唐佳

尝记庐州晤有缘,幸瞻风雅仰青莲。

培桃育李三和馆,继汉追唐一代贤。

未及登门承大教,溘然驾鹤往西天。

儒林列传如赓续,的信先生占首篇。


悼念项老

全椒◇张华

项师师母不在了,那幢小楼还去否?

思想困惑与谁说,遇到问题请教谁?

每每想起心头痛,不由自主双眼热。

 

悼项老

滁州◇郑玉良

昨读信息泪沾襟,书院说诗难再寻。
半味斋集传傲骨,善言片语是金针。

 

全椒◇刘倩

一台一笔一支烟,托起讲堂霞满天。

坎坷半生尝苦果,闲暇片刻奏胡弦。

斋中犹绕书香气,椅畔似闻师妙言。

不觉雨霏风渐冷,亦知公去泪难干。


悼项老

全椒◇王贵育

人生一梦中,来去总匆匆。
逢莱遥远路,怎奈雨兼风。

悼念项翁

自幼崇师百忍堂,才思敏捷特超常。
十年磨难遭囹圄,半世飘萍见曙光。
总为传承存大义,不争名利志弘扬。
伤心未嘱临歧语,更使知音泪染裳。

 

悼项老先生

定远◇戴平安

河寂寂雨纷纷,噩讯传来不忍闻。

一代文宗随鹤去,奎光书院怎耕耘?

 

悼念项老东升先生

全椒◇余章松

满腹经纶无大用,才高八斗又如何。

人生变幻无常态,时有鸡虫与火蛾。

 

昔日清谈半味斋,今朝笑貌唤不来。

先生一介风流士,何故天公妒慧才。

 

怀

恩师驾鹤逍遥去,弟子情惶泪湿腮。

若遇诗坛疑惑事,伪真鉴别赖谁裁。

 

鹤发银眉一寿翁,出言幽默老顽童。

答疑解惑超搜狗,论史研经似蠹虫。

半味斋吟呈妙趣,吴文集注见真功。

尊年得展逍遥意,历雪披霜唱大风。

哀悼吾师项东升先生

全椒◇宋 玲

一声霹雳失恩师,风卷黑云天脚底。

襄水悲鸣宿儒去,杏坛久立素心持。

相随十载此情重,追忆万般老父慈。

唯有相期魂梦里,承欢膝下学诗时。

 

悼恩师项东升

全椒◇陈 芹

戊岁初冬日月微,凄云密布冷霖飞。
销声襄水龟蛇静,含泪屏山鸥鹭稀。

半味斋中无傲笑,奎光楼下有遗辉。
在天文木欣而泣,椒邑鸿儒何处归。

悼项老

全椒◇刘德军

悲风冷雨失师长,历历酌饮落月光。

从此人间两陌路,恸到无声更断肠。

 

悼念老师项东升先生

全椒◇周萍

谈笑人间半味真,今朝驾鹤决红尘。

元知世事浑如梦,怅憾匆匆落后身。

 

悼项东升先生

合肥◇蔡玉启

古阁暗奎光,椒陵夜雨长。

三千同一哭,半味忆炎凉。

 

悼项老

寿县◇八公山人/洪祖东

椒陵襄水两茫茫,秋雨秋风似虎狼。

霜雪何曾输傲骨,琴音犹自润京腔。

奎光薪火千年永,世事烟云半味长。

愧我缘悭空抱憾,寿阳山上吊残阳。

 

悼项东升老先师

天长◇杨士明

天何因尔雨霏霏,泣念立冬天阙归。

谋面未成先诀别,牵连黄叶竞低飞。

 

吊恩师项东升老先生

滁州◇陈俊芳

惊闻项老西游去,吾辈恸哭倾雨盆。

千里驱车追鹤影,遥遥未见瘦癯翁。

 

长相思◇悼项老

滁州◇白运河

山凄清,水凄清,襄水滁山同失声,无端热泪倾!

生有涯,爱永恒,育李培桃万亩成,师生挚友情!

 

折丹桂◇悼项东升老师

全椒◇邵友凤

伤心蕙草诗园别,渐渐蝉声绝。叶儿风过画眉愁,湿眼角,几番捏。

楼头静思平生倔,谁把诗心窃,几多疑虑向何方,九重外,寻师说。

 

减字木兰花◇哭恩师项公

全椒◇张新春

立冬之节,冷雨凄凄心泣血。大地悲哀,从此空余半味斋。

苍天垂泪,我辈擎杯同敬酹。椒邑先贤,相会青莲子美间。

 

忆秦娥◇再哭项公

常哽咽,奎光相望奎楼月。奎楼月,河边柳色,门前泣别。

悲风苦雨初冬节,今来斋里心流血。心流血,千言难尽,一时语噎。

 

痛悼项老东升先生

安庆/石秀华

正待明春拜项师,惊闻噩耗哭秋时。

神交久矣钟俞约,弦断遽然徐季离(注)。

痛贯孤怀伤客子,诵吟《半味》立丹墀。

凝眸东望椒陵路,顿首新茔君不知。

注:徐季·吴大夫季扎出使鲁,途经徐国·徐伯看上季腰上佩剑。虽未言,但季知之并心许之。因出使须要,欲回来时赠之。但季回徐时徐伯己逝,季将佩剑挂于徐伯坟头树上,以践心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